番外:我想和你在一起(三)
  在魏溪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突然一群人沖了過來,帶頭的便是司瑾。
  他看到司瑾很是焦急地想要去拍人,不過還是忍住了,往后退了一步,讓醫生上前去看。
  醫生翻了翻司洋的眼皮,有些責備地道:“不是說了,身體沒有完全恢復,別到處亂走,總這樣子,身體又怎么會好?”
  這時候護士推著病床過來了,他們將司洋抬了上去,然后直接推著去了手術室。
  魏溪心里真的很憤怒,他一遍遍地選擇了原諒,卻還是換來司洋的傷害與欺騙,他并不是一個什么脾氣都沒有的人,即便因為家庭的原因,他骨子里多少有些自卑,但是他也不允許司洋這樣一次次踐踏他的感情。
  原本真的想要直接走掉的,在他看來,司洋的一切,都跟他沒有關系了,他也不想再跟這樣的人扯上任何的關系。
  可是在看到醫生將人推走的時候,他還是忍不住跟著緊張了,就像是出于本能,他還是跟著去了。
  他跟司瑾站在急救室外面誰也沒有說話,他是真的不想說話,感覺說什么都是無力的,而司瑾是因為愧疚,還是不知道怎么說,他不知道,反正他就是不想說。
  急救室的燈其實亮的并沒有很長的時間,魏溪甚至還來不及想司洋到底是怎么了,身體為什么比他還虛弱,又為什么要欺騙他時,這急救燈就滅了,醫生也走出來了。
  “醫生,我弟弟他沒事吧!”
  “沒事了,他大概是情緒波動比較大,身體又有些虛弱,所以才會暈過去的,現在沒事了,不過以后還是要注意,在沒有康復之前,一定不要讓情緒波動太大?!?br />   “好的醫生,我記住了?!?br />   醫生走之后,司瑾明顯松了口氣,轉身去的時候,發現魏溪正準備要走了。
  現在事情都已經暴露了,若是不好說清楚,那麻煩可要大了,特別是司洋現在心心念念都是魏溪,這人要是不高興,那司洋肯定是不好過的,可是按著醫生剛才說的,他就不能情緒波動太大。
  一想到這些,司瑾急忙上前,“魏溪,你聽我說?!敝八麄兿嗵幜藥滋?,也跟著熟悉了很多,也正是這樣,才不再先生長先生短的稱呼,現在司瑾是想念著他們之前還有一點點的交情,希望魏溪能好好聽他說的。
  可是顯然了,他低估了魏溪的怒氣。
  “沒有什么好說的,要說你讓他親自來跟我說,這次要是不給個合理的解釋,我恨死他一輩子,死都不會再原諒?!?br />   撂下這些話,魏溪轉身就走,獨留司瑾很是無奈的嘆氣。
  這時候司洋被推了出來,看著病床上瘦的都快脫形的人,司瑾真是想發脾氣都難了。
  他還有一堆的事情呢,現在倒好,現在卻要在這邊給這個臭小子擦屁股。
  早知道他當初就不該答應他這個荒唐的主意,不過不管怎么樣,現在都太晚了。
  魏溪有很多疑問,但是他并不想主動去問。雖然他的病已經好的差不多,甚至如果想出院,醫生應該也會答應,但是他就沒有這個打算,他在等,等著司洋親自上門給他解釋清楚來。
  原諒是一回事,但事情的真相他也一定要知道。
  只是一連兩天這人都沒有出現,他也不知道是司洋還沒有醒,還是不敢來見他。
  難道到最后,非要他親自去見他不可嗎?只是一想到這樣,他心里就非常的不爽。
  心情的壓抑,讓人怎么樣都不舒服,前面幾天身體不舒服,所以一直躺著,現在恢復的差不多,他就再也不想躺了。
  病房就這么大,半點意思都沒有。
  走了幾圈之后,實在沒有意思,他直接站在窗邊,將身體探了出去,看著外面的一棟棟高樓大廈,心情倒是好了很多。
  房間里面的空調沒有開,多少有些悶,外面剛好有風吹進來,魏溪貪涼快,直接將身體探的更出去了,這樣子自己倒是不覺得怎么樣,因為手抓著窗戶,但是在外人看來,就另外一回事了。
  司洋拖著病體,打開門看到這一幕的時候,簡直嚇得魂都沒了。
  他飛快地跑了過去,抓著魏溪的腰,喘著氣道:“不要老師,我不許你做傻事,老師別生氣,我以為那樣做會讓你高興的,可是真的不知道,后面會變成這樣,老師,都是我的錯,你要生氣,打我罵我都可以,但是我不允許你再做傻事了,老師,我真的受不了看到你受到哪怕一點點的傷害?!?br />   司洋抱著人,不肯松開。
  魏溪原本還沒有反應過來的,不過一聽到這話,頓時就明白了。
  他將人使勁地推開,狠狠地瞪著他道:“你說,你為什么要這么做,為什么騙我說你要死了?”
  “我,我——”司洋看著魏溪那憤怒的樣子有些猶豫,“老師討厭我,我也知道,老師害怕我再去打擾你,所以我才想出來這樣一個辦法,讓你以為我死了,這樣你就能好好地生活下去。
  我之前做了那么多的錯事,一直讓你很不開心,不管老師你相不相信,我心里唯一希望的便是你能開心,所以,所以——”
  “所以你讓你哥來跟我說那些已經死掉的話,然后讓我以為你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是不是?司洋,真是虧得你想的出來。你真以為你死了我就能高興了?這么多年,你都總是按著自己的性子任意妄為,我算是看透你了,虧我真的以為你真的死了,還去做那樣的蠢事,真是太傻了,天下怕是就我這樣的人,才會這么傻。
  你就是吃定了我這樣,所以才會這么做的是不是?或者你以為這樣做之后,可以讓我原諒你是嗎?如果你真的死了,我是會原諒你,但是現在我明確告訴你,我是不會再原諒你了,怎么樣都不會了,以后我甚至不想再看到你?!?br />   “老師,不是這樣的,老師——”司洋的臉色很是蒼白,整個身體更是搖搖欲墜,仿佛只要風一吹,這人就馬上要倒下去。
  魏溪不知道司洋到底是發生了什么事情,看他的樣子,也并不像是裝出來的,他確實是生病了。但是現在他半點都不想去知道了,“你走吧,我不想跟你說話?!?br />   “老師,我——”
  司洋梗咽的聲音讓魏溪很是不喜歡,他討厭司洋在他面前這樣弱到不行的樣子,他使勁地揮揮手,“滾滾滾,當初聽到你已經死掉的消息,我確實是想要原諒你的,可是現在看來根本沒有這個必要了,真要我原諒,那你就去死吧!”
  魏溪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這么過分的要人去死,況且這人還是司洋。不過他是覺得,正是因為是司洋,這個王八蛋,應該是對自己的命還是很在意的,他才不相信,因為自己的話,這人真的去死了。
  司洋知道,自己再待著,只能讓彼此都難受,他不想跟魏溪吵架,他其實就是想著兩個能好好說話的,可是他知道,正在生氣的魏溪是不可能跟他好好講的。
  掙扎幾次之后,他還是失落地離開了病房,關上門的時候,他轉身過去看了看魏溪,發現他還是剛才的姿勢,半點都沒有妥協的意思,忍不住用力地嘆了口氣,眼里的落寞更甚了。
  司洋離開兩天后,魏溪的病算是徹底的好了,醫院并不是好地方,再則,司洋也在這醫院里面,他就覺得特別的不自在,反正能出院了,他自然是沒有必要留下來的。
  自從離開金陽的時候,他一直避著秦風,雖然前幾天已經告訴他,自己所在的城市,但是他還是不想秦風為自己擔心,都已經辜負了人家,還有什么資格讓人家再來關心呢?
  不過讓他欣慰的是,秦風這兩天在國外,讓他暫時回不來看他,他要趁著秦風沒回來之前,趕緊回去了。
  東西收拾了差不多了,眼看著就要走了,司瑾又來了。
  “如果你來只是當說客的話,那我覺得你可以免了,我是不會停的,不管說你有多天花亂墜,我都不要聽你們司家人給我說的話,都是騙人的,騙子?!?br />   司瑾真是沒有想到,想他一世英名的,卻被人當做騙子,可司洋是自己的弟弟啊,真的能不管不顧嗎?不能啊,這次司洋不能平平安安的回去,他媽準的要藤條抽死他了。
  所以想了想還是要來找魏溪,現在只有這個人才能司洋暫時那些荒唐的行為。
  “魏溪,我必須要聲明一點,我跟你說的那些并不算是全不都是假的,至少有九成的話,那都是真的,司洋確實是去西藏了,也確實是遇到了危險。高原反應真的非常嚴重,那氣息弱的就差咽下這口氣。
  他在給你打完電話之后,情況危急,醫生都給我們下病危通知書了??!他也明白自己的情況,直接拉著我說,不管他醒不醒的過來,都要去告訴你,你已經死了,當初我還很好奇地問他,為什么要詛咒自己去死,這樣是很不吉利的,但是他說,只要老師幸福了,他怎么樣都無所謂。
  之后他便接受了治療,但是才去醫院,這人就徹底陷入了昏迷,那時候醫生是說,他腦子有些缺氧,所以才會導致了昏迷,這樣的情況并不好說,早的一兩天就能醒,遲的就這么睡過去了。
  司洋這么一睡就是兩個月,有次他是差點就走了,我那時候真的著急,想著他可能還在擔心你,所以干脆就照著他說的,直接說他死了。這樣對彼此都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只是我沒有想到,你跟司洋一樣的固執,哎——”
麻豆果冻传媒2021人口_国产精品无码2021在线观看_你好社区www在线观看直播_亚洲色大成网站WWW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