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欲哭無淚
  一直待在煞城城鎮外的那些玄門弟子們此刻是真的欲哭無淚了。
  不是因為紀小言不愿意帶著了他們走,而是因為他們玄門新來的弟子們態度都很堅決地不讓他們離開,就要讓他們陪著一起,把那個傳送陣給建造完畢,然后才能一起回到玄門去!
  紀小言看著那些一直待在這里的玄門弟子們,只能兩手一攤,直接說道:“這事情啊,你們還是自己商量著來辦比較好!我答應了你們做的事情也做到了,這是玄門掌門大人的吩咐,我也不能違背了不是?你們要是真累了其實也沒有關系的,就在這墻角下休息也是可以的??!他們才剛來,正好幫你們先做著,等著你們休息好了,大家一起建了這個傳送陣的話,可就更快了不是?這樣想想,你們就能有更多的動力了!”
  一直待在這里的那些玄門弟子們卻是一個勁地搖頭,他們現在想的就是能盡早地離開這里,回玄門去休息??!可是,這些話說了一次,卻是不能再提第二次的了!如果只是紀小言他們在這里,倒是無所謂,可是眼下他們玄門新來的弟子們可都到了,這要是再三番五次地重提,回頭回到了玄門去,這些新來的弟子們會怎么到掌門大人那邊去說???
  他們是想走,但是也不想今后回了玄門去的日子不好過??!
  于是,最終紀小言便看著一直待在這里的那些玄門弟子們老實地都縮到了墻根下去,偷偷地抹起了眼淚來。
  倒是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一臉不解地看著一直待在這里的那些玄門弟子們的行徑,滿臉不解地望向紀小言問道:“紀城主大人,他們這到底是怎么了?到這里來建傳送陣的時間也不長???為什么他們都累的想立刻就逃離這里呢?”
  “這我可就不知道了!”紀小言直接搖頭,對著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說道,“你們還是問問他們好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得了機會來看他們的,也不敢多聊什么!”
  紀小言朝著一旁守在墻根下的那些偽裝的清城守衛們指了指,對著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說道:“他們才是這傳送陣的主人,我也只是個來幫忙的!人家能讓了我們來看看,已經是很不錯的了,我們也不好意思多聊什么,耽誤這建造傳送陣的進度不是?”
  那些新來的玄門原住民們想了想,也是這么個道理,默默地點了點頭,然后便對著紀小言說道:“如此的話,那我們現在就去開始了,早些建完了傳送陣,我們也能早些回到玄門去了!到時候紀城主大人就不用管我們了,傳送陣建好了之后,我們就直接傳送回去了!”
  紀小言訕訕地笑著點了點頭,心里卻是在想,到時候她怕還是要過來一趟的,一直待在這里的那些玄門弟子們之所以想要離開這里,還不就是因為他們被限制了使用法力,所以才鬧的這么不高興想走的嗎?這要是傳送陣建好了之后,她不來驗收了,他們清城那些偽裝的守衛們哪里可能讓那些玄門的弟子們就這樣離開的?
  他們到時候怕是傳送陣都沒有辦法啟動呢!
  只是如今,紀小言卻是不能把這些事情告訴了新來的這些玄門弟子們的,萬一他們生出了什么反感的心理,就和那些一直待在這里的玄門弟子們一樣的話,那這傳送陣還要不要建了???
  眼看著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朝著傳送陣的方向走了過去,紀小言便立刻示意了禘墨趕緊離開。
  至于一直待在這里的那些玄門弟子們也知道離開無望了,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紀小言和禘墨消失在了土墻里,留下了他們!
  果不其然,才剛過了一會兒,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便大叫了起來!他們終于發現了他們在這里沒有任何的辦法使用法力了!也就是說,這傳送陣,可是需要一點一點用人力去繪制的!那么大,那么復雜的傳送陣,必須要讓他們去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的法力不能用了?”
  “我也是??!怎么沒有辦法用法力繪制傳送陣了?”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一直待在這里的那些玄門弟子們這才抹了一把臉上委屈的淚水,對著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說道:“你們以為我們為什么來了那么久,傳送陣都還沒有畫完?就是以為在這里,不能使用法力??!所以,你們趕緊接著畫吧,畫完了之后,我們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做呢!我們這可是沒日沒夜地一直畫到了現在的!所以,你們來了也好,我們也正好可以休息一下了!”
  那些一直待在這里的玄門弟子們說完這番話,倒像是解脫了不少一般,個個都直接靠著墻根便倒下,閉上眼睛便開始睡覺休息了,只留下那些新來的玄門弟子們十分不適應地哇哇大叫了起來。
  一時間,這傳送陣內倒是熱鬧了起來。
  至于紀小言和禘墨在把這傳送陣的事情給盯好了之后,便是無事一身輕地直接回到了煞城那個城鎮去,正巧遇見了等候在城門旁的那位鎮長大人,由著他帶著一起在鎮子里走了走,然后尋了個地方休息了。
  紀小言以為那位鎮長大人就只是為了來她面前露面的,所以進了屋子便示意那位鎮長大人,讓他可以離開了。
  只是那位鎮長大人卻是一臉的躊躇之色,盯著紀小言笑了一遍又一遍。
  “鎮長大人這是還有什么事情嗎?直說吧,沒關系的!”紀小言也不是蠢笨之人,自然便笑著對那位鎮長大人說了一句,看著他裂開嘴一下便開心了起來,這才又說道:“鎮長大人有事就明說喲,現在你們鎮子也是屬于我們清城的了,我們都是一家人了!”
  “是,是,是!城主大人您說的是呢!”那位鎮長大人趕緊一個勁地點頭,生怕紀小言不承認了一般,“城主大人,其實要說事情,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關于我們鎮子的一點小事而已!”
  “鎮長大人請說!”紀小言點了點頭,示意那位鎮長大人繼續。
  “城主大人,您當初答應了要去引了這冒險者來我們鎮子里的!”那位鎮長大人像是鼓足了勇氣一般,對著紀小言說道:“我們現在鎮子這情況也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就想問問,城主大人,這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引了更多的冒險者們來?我們鎮子里的鋪子可是把很多的東西都準備好了的,就等著那些冒險者們上門之后,把東西賣給他們了!”
  紀小言倒是沒有想到這位鎮長大人要說的是這個事情,微微楞了一下之后,便不由松了口氣,然后笑著說道:“這個鎮長大人放心好了!這傳送陣不是在建了嗎?建好了之后,不僅僅會有很多的冒險者們來,更是會有無數的原住民們來的!到時候這鋪子里的東西都能賣給他們的,鎮長大人不用擔心!”
  “這個我們都知道的!”那位鎮長大人聽到紀小言的這話,卻是訕笑了一聲,然后說道:“城主大人,我問這個的意思是,我們現在城鎮也是有傳送陣的,這傳送陣也能使用!城主大人看,是不是能現在就先引了冒險者們來呢?”
  “鎮長大人的意思是,現在就想做那些冒險者們的生意?”紀小言聽到這里,算是明白了。
  “是??!我們鎮子這一切都準備好了,能早些開始賣東西,自然是早些更好??!不然啊,我們這心里也是不踏實的!”那位鎮長大人倒是一臉的小心翼翼,望著紀小言說道:“還望城主大人理解一下我們??!我們鎮子這情況,要是一個不小心,被主神大人給抹殺掉了,那可就真的沒有辦法再救回來了。所以,現在有了條件了,我們就想著能盡早把這鋪子給折騰起來,早些收了金幣到手里,也能安心一些??!城主大人覺得,我們這想法有錯嗎?”
  “沒錯!沒錯!”紀小言點了點頭,倒是一臉肯定地對著那位鎮長大人說道,“鎮長大人說的是沒錯的!”
  “那城主大人是同意了嗎?”那位鎮長大人一聽紀小言的這話,頓時便雙眼冒光地看向了她,對著她問道,“要是城主大人同意了的話,我這就去給鎮子里的原住民們說一下,讓他們把準備好的東西都給拿出來!”
  紀小言看著眼前那位鎮長大人此刻歡喜的樣子,也不忍心拒絕,只能點了點頭:“那鎮長大人看著安排好了!”
  “是,是,是!多謝城主大人!多謝城主大人!”那位鎮長大人歡喜無比對著紀小言說了好幾遍這話,這才激動地跑出了門去,通知鎮子里的那些鋪子的原住民們了。
  “這位鎮長大人倒是為了這事情操了不少的心??!”禘墨有些好笑地看著那位鎮長大人的背影消失,對著紀小言說道:“他們這鎮子要是沒有收入,真的會被主神大人抹殺掉嗎?”
  “那是肯定的??!不然當初也不可能答應把鎮子就這樣拱手送給我??!”紀小言十分肯定地點了點頭,對著禘墨說道:“現在這鎮子的防御都做起來了,那位鎮長大人想到這個事情也很正常!我當初也確實答應了他的.......提前幾天也沒有什么關系!”
  “可是那些冒險者們想要引過來,這要怎么做???”禘墨卻是皺了皺眉頭,對著紀小言問道:“這可是煞城的地盤呢!那些冒險者們過來,難不成要組織了隊伍,去攻打煞城的城鎮嗎?”
  “不是有那些煞城弄出來的怪物嗎?”紀小言卻是一臉不擔心地說道,“讓冒險者們來殺那些怪物也可以??!”
  禘墨楞了下,立刻便笑了起來:“是了!我怎么把這個事情給忘記了??!有那么多煞城折騰出來的怪物們??!這冒險者們可是不怕死的,到時候一群一群的來,殺一只怪物算一只??!我還就不相信那些怪物們還真能無窮無盡了!”
  紀小言含笑點了點頭,反正也就是給那些冒險者們找點奮斗的事情做而已。
  “不過小言啊,我就有些奇怪了!你說那些怪物們真要是從煞城出來的,這煞城到底是怎么折騰出來的?真是那個復生門的樂和大人干的嗎?”禘墨輕皺著眉頭,一臉疑惑地對著紀小言問道:“昨天被鈤嬗城主大人殺掉的那么多的怪物尸體又去了哪里?難不成,是被那些煞城的人給拖走了的嗎?真要是那樣的話,那些煞城的人應該都發現了那傳送陣的地方了,怎么也沒有見他們來攻擊?”
  紀小言看著禘墨,心里倒是有了猜測,可是她卻是不知道要怎么告訴禘墨,這是一個游戲世界,所有的怪物們死掉了之后,都是會被刷新消失的!
  想了半天,紀小言只能對著禘墨說道:“我猜測的話,可能那些怪物們的尸體,是被主神大人給帶走了吧!”
  “被主神大人帶走了?”禘墨楞了一下,似乎沒有想到過這個答案,只能愣愣地看向紀小言。
  “是??!畢竟那些怪物的尸體擺在外面太難看了??!你也知道主神大人偶爾也會關照我們清城的,也許主神大人就是想著那些怪物的尸體擺在這城鎮外,對我們不太好,怕引來了煞城為敵,所以就把它們給清理走了呢?”紀小言尷尬地對著禘墨笑著說道,“其實就和你說的一樣,這要是真是煞城的人給弄走了怪物的尸體,他們怎么可能不來攻擊傳送陣那邊的土墻呢?可是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煞城的動靜,那就只能證明,他們都不知道的!那么,能一夜之間弄干凈那么多的怪物尸體的,除了主神大人還能有誰???禘墨你以前沒有去見過那些冒險者們殺怪物嗎?他們殺掉的怪物,一般過夜之后,主神大人也是會把尸體收走的!”
  禘墨想了想,卻是望著紀小言問道:“那照著小言你這么說,那些怪物的尸體被主神大人給帶走了,并不是因為主神大人關照我們清城,而是與冒險者們一視同仁的處理???!”
麻豆果冻传媒2021人口_国产精品无码2021在线观看_你好社区www在线观看直播_亚洲色大成网站WWW永久